翰文名人 专家一览 点评达人 翰文之星 原文库 译文库 全部项目 翰文网事 年度奖励计划
"输出型"翻译学习的倡导者 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翻译家!
首页 » 外译中 » 思想 » 《我们无法改变他人,只能改变自己》,听纪里谷和明谈论坦荡的生活方式

标题:《我们无法改变他人,只能改变自己》,听纪里谷和明谈论坦荡的生活方式

  • 文杰 登山者
  • 加入时间:2013-05-22 积分:3055

本文于 2016-01-09 16:35 提交 | 评分:20 | 已有 968 人浏览

 

创作者代理

创作者×由创作者产生的内容媒介

世界一片喧哗

 

20158月,我们迎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后70年。战争、防卫、安全保障,和自己息息相关的环境正在发生急速的变化,然而很多人却怀抱着危机感。

 

如果我们所想到的东西得不到改变,我们就容易放弃思考,放弃言论。也就是说,问题不会因此而消亡,而是一个接一个地产生。对于由个人思考停止引发的“危机”,用锐利的目光凝视着这个世界的人们敲响了警钟。电影导演纪里谷和明也是其中的一员。

他通过电影深刻地向我们传达这个世界的不合理。

 

活跃于这个世界大舞台,以电影导演的目光,纪里谷和明是如何向我们展现我们正生活的这个现代社会的呢?

※这个采访是在201510月,电影《最后的骑士》上映前进行的。
无法做到<理所当然>的人

就无法成为“理所当然”的人。

——期望已久的好莱坞电影作品《最后的骑士》终于要上映了,你的心情是怎样的?

 

纪里谷:当然是希望大家都去观看了!电影导演这个职业虽然要经受各种各样的辛劳,但获得的评价就在取决于那两个小时。只要观众觉得有意思就好,我自己觉得怎么样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与摩根?弗里曼,克里夫?欧文等一流演员合作,给你留下了怎样的印象?

纪里谷:他们两位毫无疑问都是非常优秀的演员。包含其他的一些演员,他们都是非常专业的。理所当然的事情恰好理所当然地完成了。

 

事实上,能够达到他们那样水平的人很少,能够与他们合作完成电影制作是我的荣幸,我很感激。

ーー导演所认为的“理所当然”是什么?

纪里谷:工作上每个人有其应尽的本分。但是,有的人并不能尽其本分。我认为这是因为对工作没有尽全力。

 

生活中,我会接触到各种各样的职场人,但却很少遇到把工作当成理所当然的事情来做的人。

 

他们都是顶着“我是医生”或者“我是摄影师”等这样的头衔而心安理得地工作。这里面,《最后的骑士》相关的演员和工作人员,都是在残酷的竞争中生存下来的。因此,能够做理所当然的事情是他们的起跑线。在这个大前提下,无论如何都是可以创作出了不起的作品。


ーー即使不倾尽全力,不是也可以进行工作吗?

 

纪里谷:这是因为工作没有标准,不是吗?比如说必须要达到这个水平,如果没有这样的最低限度要求,基准就会变得模棱两可。也就是说,即使把基准线下调,可以应对的现状依然会有问题。

 

例如,工作不彻底追究。对工作对象,怕破坏印象而不追究。因为追究的话可能会破坏现场的氛围,遭到周围的批判,因此谁也什么都不说,这样工作就无法进行。

 

不管是电影还是其他的工作都是一样,大家都敷衍了事的话,工作以及已经完成的事情的品质就会降低。就无法贯彻到底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由“第三者”决定的。

 

——品质的高低,在不同的次元作品会获得不同的评价,对此你怎么看?


纪里谷:千篇一律地认为“获奖的就是好电影”,是因为没有用自己的基准值去判断。我们不仅仅是站在电影的角度去评价一个作品,而是从它所有的方面去评价它。没有用自己的判断去评价事物就无法客观地看待。因此,我认为很多人都无法正确地进行判断。

ーー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陷入了停止思考的状态吧。

 

纪里谷:我不明白,为什么不思考竟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比如,喝茶时不会坦诚地说“好喝”。有的人会综合产地和制法等来判断好坏,但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完成的电影,比如“这是这个意思吧?”,会尽可能解释地让人容易理解。用“看上去是这样的”来定义范畴,甚至会贴上“从这个层面来看更好”的标签。然而,制作电影的人并没有给作品设定范畴,观众只要按自己看到的东西来判断就好了。

 

音乐也是如此,有时候喜欢一首歌并不是因为歌好听,而是喜欢唱歌的人。因此,并不是在听音乐,而是在收集作品。但这不过是信息的交换,不是歌曲的本质。我看重的不是“歌曲”,而是如何判断这首歌。

 

——您在16岁的时候就被送到美国,对于当时自己所处的环境有怎样的感想?

纪里谷:单纯地就是讨厌不合理的事情。老师虽是指导者,却没有好好教我们。社会上都是说一套做一套,感觉全部都是谎言。

 

对周围的人说这样的话遭受到迫害,受到同样迫害的人对自己的不争气愤愤不平,在别的地方又迫害其他人。

 

我觉得那是压倒性的暴力,根本不想在那里待下去。因此,我想逃离这个环境,在小学的时候就决定要去美国。


ーー回首自己这个决定,您现在觉得是正确的吗?

 

纪里谷:我认为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好、坏”之分。要用什么基准来判断一件事情是好的呢?所谓的好坏,不过是通过“第三者的目光”来迎合自己。因此,我觉得对于好与坏的价值观是没有意义的。重要的是对自己所做的事情“相信还是不信”,结果并不重要。

 

这次的《最后的骑士》,也是希望更多的人来观看,因此制作时非常卖命。假如结果不尽人意的话,说是我的不幸也好,失败也罢,这都是后话了。因为不能用结果来判断自己的价值。因此至今为止的人生,说是成功或者是失败,这无非是第三者的意见罢了。

 

——周围的固定观念,很容易影响事物自由的价值判断。

纪里谷:这是世间常态。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认为是因为我们的教育只教人如何去迎合他人。我们的父母亲、老师以及社会都是怯懦的。每个人都被迫接受了迎合他人的教育,又将这种思想灌输给孩子。他们的内心里对自己存在劣等感,这种劣等感源自于,和认为本来应该如此存在的自己相背离产生的自卑和愤怒。作为发泄,他们又将这种情绪附加在孩子和周围的人身上。

 

他们无奈这样做了,然而灌输这种情绪的人本身可以不要以这种思想生活的。

 

孩童时代,他们可以接受事物本来的样子,并进行判断。因为教育的,不知从何时开始,再也不能如此了。

 

你个子高、个子矮、学习不好、很有钱、很穷。你对孩子说什么,他们就相信什么。刚出生时谁都是幸福的,但逐渐被父母和环境潜移默化地洗脑,变得不幸了。并且这样的不幸正循环重复着。

 

为了逃离这个环境,我只能自己思考,想要寻求指南手册和捷径,我只能自己苦苦思考判断。

——据说现在越来越多的孩子因惧怕失败而放弃挑战。

纪里谷:不仅仅是孩子,甚至可以说整个社会都是如此。这个世界在二元论中存在,孩子们也被灌输着二元论的思想。他们认为如果不是二元论对话就无法进行,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原本害怕失败就不去尝试的这种想法本身,就是二元论。这些孩子被调教重复着这样思考答案后再进行选择的行为。

 

但是,这样的话他们就无法理解有些答案不能只分为2种,有些答案是无限的,而有些却是没有答案的。

大家都很狡猾。

ーー为了逃脱这种被调教的思考,你觉得该怎么做呢?

 

纪里谷:现代社会的人害怕的是根本不存在的第三者的眼光。大家担心“被别人说什么这么办?”。我倒想问问,来说我们的究竟是谁?你说“这个样子会被别人笑的”,会被谁笑呢?这其实就是我们自己,这是一种叫做自主规制的病。

 

正是因为我们对自己加以规制,对他人也是马上加以判断。

 

例如,饮酒会的时候有的人说“我想这样改变世界”。有的人会笑他吧?为什么要笑别人呢?所以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就要从不对别人加以判断,不给他人贴上怪人的标签开始做起吧。

 

——随着网络的普及,他人的评价和反应可以直接传达到本人。你觉得这是现代人过于在意第三者目光的原因之一吗?

纪里谷:SNS和推特上也尽是些批判性的评论。有些人通过拼命批判别人来抬高自己,你这样真的就幸福了吗?

 

大家满脑子都是歪理,觉得大众很狡猾,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有太多什么也想不付出的人。

 

孩子们没有金钱,他们可以付出的就是劳力、汗水、泪水、有时甚至是生命。然而现在的人什么也不付出就想着收获。虽然说“不冒风险”这句话非常刺耳,但也不是那么纯洁的东西。只是单纯地很狡猾。


我们无法改变他人。

唯一可以改变的就是“自己”。

——听说纪里谷导演在制作电影时都是拼尽全力,在您制作的电影中想传达的,以及作品中一贯包含的东西是什么呢?


纪里谷:并没有希望观影者要这样去接受。就像孩子画了一幅画拿给母亲看只是想让她高兴,我的心情和这个是一样的。不过,我的作品中一贯包含的就是不合理。

 

在《CASSHERN》,充满了核电事故、内战、恐怖等当今世界上横行的不合理现象。《GOEMON》讲的是为什么人类会被不合理杀害,《最后的骑士》则表现了权力的不合理对待。这些作品都表现了人们面对不合理,有怎样的心声,会采取怎样的行动。

 

——作为充满不合理的表现手法之一,您有选择电影的理由吗?

 

纪里谷:都是偶然性的。就像肚子饿了想吃东西,只是想满足吃饱的欲望。

 

偶然的,那时候想拍照,想怕PV,想拍电影。至于会做成什么样那时也不知道。人本来就是自由的生物。头衔和职业都是可有可无的。但是,我已经被这种想法毒害,并且深信不疑了。

 

我说过很多遍,孩子是没有这种概念的。不知何时变成这样了。我们逐渐开始束缚自己,因为束缚了自己也要束缚别人让别人痛苦。,要我说,这个世界是疯狂的。

 

有的人问“该如何教育孩子呢?”我觉得让孩子来教我们就好。变得奇怪的仅仅是我们大人而已。

 

我想大家应该都明白这个道理。我在制作电影时会想,很受欢迎的电影大多数是表现对抗不合理,为自由而战的人,大家不也是很喜欢看吗。相对于拥有这种对抗不合理的勇气,大家还是处于“爱好”的阶段。

 

为什么不扩大这种精神呢?明明大家都觉得这样好,但自己却不这样做,很狡猾吧。回到家有些话明明只能在公司说,偏偏不这样做。说出来受到一点点批判就不说了。

 

——现实世界最近也开始关心关联安全保障的法案了。感觉有一种共同的姿态。

 

纪里谷:这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深刻思考的。大家平常都不讨论武装与否,或者有其他选项。不做言论但反对战争。这是因为谁也不想发生战争。但现实却不遂人愿。

 

这是为什么?互相掠夺资源,支撑这些的就是正在消费的我们。但是我们却无法停止这种消费。我们无法追究到底。

 

自己都是敷衍了事,却不停地批判政府。然而,对政府的批判是没有意义的,不如认为这一切都是有自己引起的。我甚至认为恐怖、虐杀、战争、强制劳动这些事情都是我自身引起的。如果没有凡事因自己而起的觉悟,便什么也做不了。

 

我虽然想通过自己的电影来改变大家,但是不管我怎么努力,都是改变不了他人的。但是我知道,虽然我们改变不了他人和社会,但我们可以改变自己。自己觉得讨厌的事情我们可以选择远离它。

 

因此我在平常的生活中尽量不消费,多思考,积极传达这种思想,不逃避,不虚伪。

 

译者:张文杰
 毕业于河南大学日语系,目前在一家公司从事翻译工作。喜欢文学和写作,经常在翰文网练习笔译,在翻译技巧上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希望通过这个平台锻炼自己的翻译技巧,提高翻译水平。
 联系方式
QQ:734908754

邮箱:wenjie920620@126.com

 

 

翰文网微信公众号每日推荐译者精彩译作



【本文 由文杰 独家授权给翰文网使用,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商业或非商业使用请联系翰文网

(86)

评论

您还没有 登录 请点击登录

关于我们|本站声明|隐私权保护规则|帮助中心

Copyright@ 2013 www.cnposts.com 京ICP备16040216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7000042

本站保留所有权利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刊载的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译者)本人观点 不代表本站立场

"输出型"翻译学习的倡导者---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翻译家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