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文名人 专家一览 点评达人 翰文之星 原文库 译文库 全部项目 翰文网事 译者培养招募 年度奖励计划
"输出型"翻译学习的倡导者 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翻译家!
首页 » 外译中 » 社会 » 稻盛和夫:我的人生好转的原因

标题:稻盛和夫:我的人生好转的原因

  • 明镜台 登山者
  • 加入时间:2015-05-23 积分:795

本文于 2017-11-06 10:28 提交 | 评分:10 | 已有 141 人浏览

【原译文】

摆脱霉运我的人生好转的原因

 

改变想法前我的人生不幸连连。

 

1932年,我出生于日本鹿儿岛市,家中兄弟七人,我排行老二。父亲当时从事印刷业,要说战前,我家也算是比较富裕的家庭。但是自从二战开始,我的命运就发生了大的转变。

 

战争结束前的1944年,我参加了旧制(学制改革前)鹿儿岛一中的入学考试,以惨败告终。第二年接着考,又失败了。

 

眼看战争就要结束的时候,我患上了结核病。尽管只有13岁,差一点就没命了。那时鹿儿岛没日没夜的遭受空袭,我躺在床上面如菜色,一病不起。少年时代就在这样的灰暗中度过了。

 

最终,家中房屋也因空袭毁于一旦,战后不得不过着贫穷的生活。但在学校老师的极力劝说和父母兄弟的支持下,我总算是进入了高中。不久又有机会上了大学。

 

 

但是,很遗憾没有被心仪的大阪大学医学部录取。因而最终,我进入了当时刚刚建设成立的鹿儿岛大学工学部的应用化学科学习。以前在伊敷有陆军军营,鹿儿岛大学工学部就是在那个旧址上重建的。

 

 

1955年,我大学毕业。受朝鲜战争结束后的不景气影响,日本就业相当困难。从地方上的新制大学毕业,没关系没门路,一无所有的我怎么都找不到工作的地方。好不容易经恩师介绍,能够到京都一家做高压线绝缘子的公司就职。

 

 

我的专业是有机化学,进入属于无机化学领域的制瓷公司并不是我的本意,但当时好像是一种匆忙将毕业论文主题改成无机化学,即刻写论文,立马去工作的状态。

 

 

说起进入的这家公司,战争结束已经过去十年了,一直是连年赤字的状态,是一家连职工工资都不能正常发放的公司。到了发工资的日子就会说,“实在抱歉,请再等一周发工资”。我原想工资总能够正常拿到,所以才去的,不曾想到了发工资的日子竟然拿不到钱。我又是自己生火做饭,所以没少吃苦头。

 

 

那样的公司状况自不必说,分到的宿舍宽敞倒是宽敞,只是草衬垫表面已经露出了破洞,房间破陋不堪。我买来陶制小炭炉和锅就在那里开始生活了。

 

同期的大学毕业生有五人,只不过,那样的公司,即便处在就业困难时期也是接二连三的有人离职,到了八月份就只剩包括我在内的两个人了。另一个是毕业于京都大学工学部的九州的男生。就在我们讨论着类似“这公司不行,辞职吧”、“就算辞职,我们去哪里”这样的问题的时候,说起了“有个自卫队干部候补生学校,我们去那里吧。那里应该会正常发工资,不会像这里一样。”于是,两个人一起参加了考试。

 

但是,最终我遭到了家人的反对,虽然考上了但是没能去。另外那个人就那样去了自卫队。一同进公司的大学生五人中仅剩我一人还窝在那个公司工作。

 

 

 

专注研究 人生开始向好的方向转变

 

既然已经如此,发牢骚也没有用,于是我的心态发生了180度的转变。也就是改变了想法。

 

一直以来我都是抱着自己是多么不走运的想法走过来的。直到大学毕业前都是霉运连连。中考落榜,大学考试又是落榜,就连大学毕业后参加就职考试也是落榜。

 

 

我自认为以相当优异的成绩从大学毕业,当时,就连老师也说,稲盛就算没有关系你也能被任何公司录用”,并给予了我不少帮助。但事实是,哪里都没有录用我。我心中逐渐愤懑不平,变得厌世嫉俗。

 

 

其实,大学时期工学部成立了空手道部,由来自冲绳的老师教授少林拳法。于是,我也加入其中学习空手道。也是对自己的力气稍有些自信,甚至想过,这样不公平的社会,没有关系就找不到工作,既然如此,要不要索性当个有文化的流氓?

 

 

那样的我偶然的机会经老师介绍进入了这个连年亏损的公司。心中原本就有不平,慢慢的越积越深。

 

 

而且,同期同学纷纷鸣不平辞职了,只有我留了下来。既然已经无法逃避,于是就将错就错,想法转变了180度。

 

 

那时,研究室的课长对我说,这个公司虽然在做高压线用的绝缘子,但是光靠那个不是长久之计。不久电子工学的时代就会到来,他想开发高频的绝缘性优良的新制瓷材料。

想把研究的任务交给我。于是我就一个人开始着手研究了。当时并没有了不起的文献,美国的论文也只有两三篇。

 

 

但是,由于已经无法逃避,我决定专注研究。

一专注研究连回宿舍的时间也逐渐变得珍贵。我将锅碗瓢盆等做饭工具从宿舍搬来了研究室,实验一结束就在那里做饭吃,困了就在椅子上打盹,每天都是这样度过。这样全神贯注地投入,逐渐取得了一些成果。成果的取得也让自己有了兴趣,因为感兴趣就更加专注了。

 

 

 

不久上司也开始对我赞赏有加,这事又在同事间传开,同事们也特地跑来研究室跟我打招呼,“你就是稻盛啊,听说你在做了不起的研究啊”,这样一来我就越发兴趣盎然,越发努力了。

 

 

 

我的人生就是这样开始向好的方向转变。

 

 

成功合成新型高频绝缘材料

 

入学考试屡次失败,出了大学找工作处处碰壁,可谓不走运的青年时代。

然而,进入公司,从埋头研究开始,人生就逐渐向好的方向发展。也就是那时,我改变了对人生的想法。

 

之后,在研究大约过去一年半的时候,我成功合成了镁橄榄石这种新型高频绝缘材料。

 

 

镁橄榄石诞生之初,没有鉴定的设备,我就自己动手制作高精度的测定装置,或者跑去借用大学的研究室,千辛万苦,总算确认成功合成了新型高频绝缘材料。

 

 

巧在一年前美国的GE公司发表了成功合成同样材料的论文。虽然环境简陋,但是自己坚持做出了大公司研究所一年前做出的同样的东西,我感到非常高兴。

 

 

当时松下电器批量生产电视机,他们想使用我开发的材料作为显像管中的绝缘材料,于是我接到了来自松下电子工业集团公司的生意。

 

这次不只是研究,连批量生产也由我负责。

 

这对于连年赤字的公司来说也是个好消息,这样公司就能起死回生,公司的干部也都替我高兴。

 

那时电视机像卖疯了似的,显像管的生产供不应求,订单堆积如山,日夜赶生产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不久又传来了美国使用那种镁橄榄石开发出了小指甲大小的真空管的消息。

 

在那之前一直是使用玻璃制造的大型真空管。于是,日立工厂从GE公司引进技术,决定要在日本批量生产,而在日本只有我做那个陶瓷材料,所以日立公司的人就来找我商量能不能替他们做。

 

 

他们想使用新开发的陶瓷真空管制造新的收音机和电视机。硅材料的面世是很久之后的事情。

 

我听后非常感动地答应了,但是怎么做都不顺利。日立研究所一个劲地催,做了样品交出去又是怎么都不满意。

 

 

由于日立公司的不满越来越严重,当时作为上司的技术部长对我说,“这个本来就不应该交给你,虽然至今为止你都做的很好,但是以你的能力再要有突破恐怕不行,我决定交给其他研究人员”。

 

 

那个公司有几个毕业于京都大学的干部,那些人也做电瓷的研究,所以接手了研究工作。

 

 

我的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于是发脾气甩给那个技术部长一句话,“你的意思就是说不需要我了吧,那么我辞职!”。

 

 

一没知识二没经验的我确定心中准则

 

 

听说我辞职,当时的部下以及如同我父亲一般的管理部长也提出要一起辞职。

 

既然好不容易将技术培养到这一步,我决定拜托朋友出资,成立新公司。1959年,名为京瓷的公司以300万日元(现在的汇率约合人民币18万)的注册资金成立了。那时我刚好27岁。

 

如今的风投,自己筹集资金成立公司是很普通的事,但是当时我没有钱,全部家当也就1万5000日元(现在的汇率约合人民币800多元),就这点钱是没办法成立公司的,300万日元的注册资金都是由信任我的各位好友出的。

 

 

出资的朋友都是非常优秀的人,出身于新泻的西枝一江先生,出身佛门有信仰,人品也出色。

 

他一边说,“稻盛啊,但凡做事业有千万分之一能成功已经不错了,你很认真或许能够成功,但是多半失败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一边又拿出自己的房地产作抵押替我从银行借了1000万日元。

 

据说他夫人也曾说,“我们家没有小孩,既然你欣赏27岁的年轻人,那不是很好吗?就算房产地产都没了我也没关系”。

 

 

可是,我小时候是个爱哭鬼,绰号“一哭三钟头”,不仅如此,考试也几乎是考哪哪不中。别人说我相信你,我要在你身上赌一把,这真是不得了的事情,我为此惶恐不安。

 

 

由于创业之初招募了20名中学毕业生,以28人的团队做公司,无论做什么,这样那样的问题大家都会来找我商量。

 

 

于是,我不得不回答那个可以或者那个不行等等,也就是必须作出判断。

 

 

要做判断,我的心中必须要有判断的基准和坐标。什么是坐标?那就是我拥有的思考方式与哲学。

 

 

虽然凭喜好也能够判断事物,但是一次判断失误公司说不定就会倒闭。那时我就注意到,判断既有正确也有错误,这样说来,人生就是当下所做的各个判断的统合。

 

 

比如,做10个判断,尽管其中9个都做出了不错的判断,由于最后一个失误,也有可能前功尽弃。判断事物伴随着相当大的责任。那么,判断的基准应该放在那里?我曾为此烦恼。我曾想,要是亲戚中有伟人,能找来商量就好了,但是没有那样的人。我困惑好久之后去找先前提到的西枝先生商量。

 

 

于是,西枝先生对我说,“稻盛你说的哪里话,不是有我嘛,你来找我商量,我肯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西枝先生当时在宮木电机厂从事专务工作,确实很出色,我自己任性不说,本身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公司,都拜托西枝先生判断真的合适吗?之后我都是一边向西枝先生讨教一边思考这个问题。

 

然后,开始觉得归根结底还是要自己思考。

 

话虽如此,但是既没知识也没经验。于是我下定决心将小时候在父母和老师的训斥中学到的生而为人能做和不能做的事情用来做所有判断。

 

 

从那以后,我将做人什么是正确的?这种思考方法作为了心中准则,经营持续至今。


【校对后译文】


改变想法前我的人生不幸连连。

 

1932年,我出生于日本鹿儿岛市,家中兄弟七人,我排行老二。父亲当时从事印刷业,虽然已是战前,但我家还算比较富裕的家庭。然而,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为分界线,我的命运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战争结束前的1944年,我参加了旧制(学制改革前)鹿儿岛一中的入学考试,以惨败告终。第二年接着考,又失败了。

 

眼看战争就要结束的时候,我患上了结核病。尽管只有13岁,差一点就没命了。那时鹿儿岛没日没夜的遭受空袭,我躺在床上面如菜色,一病不起。少年时代就在这样的灰暗中度过了。

 

最终,家中房屋也因空袭毁于一旦,战后不得不过着贫穷的生活。但在学校老师的极力劝说和父母兄弟的支持下,我总算进入了高中。不久又有机会上了大学。

  

但是,很遗憾没有被心仪的大阪大学医学部录取。因而最终,我进入了当时刚刚成立的鹿儿岛大学工学部的应用化学系学习。以前在伊敷有陆军军营,鹿儿岛大学工学部就是在那个旧址上重建的。

  

1955年,我大学毕业。受朝鲜战争结束后经济不景气的影响,日本的就业相当困难。从地方的新学制大学毕业,没关系没门路,一无所有的我怎么都找不到工作。好不容易经恩师介绍,能够到京都一家做高压线绝缘子的公司就职。

 

我的专业是有机化学,进入属于无机化学领域的制瓷公司并不是我的本意,但当时好像是匆忙将毕业论文主题改成无机化学,即刻写论文,立马去工作的状态。

  

说起入职的这家公司,自战争结束已经过去十年,一直处于连年赤字的状态,是一家连职工工资都不能正常发放的公司。到了发工资的日子就会说,“实在抱歉,请再等一周发工资”。我原想工资总能够正常拿到,所以才去的,不曾想到了发工资的日子竟然拿不到钱。我又需自己解决三餐,所以没少吃苦头。

  

那样的公司状况自不必说,分到的宿舍虽然宽敞,但是榻榻米表面已经露出了破洞,房间破陋不堪。我买来陶制小炭炉和锅子就在那里开始了生活。

 

同期的大学毕业生有5人,只不过,那样的公司,即便处在就业困难时期也是接二连三的有人离职,到了8月份就只剩包括我在内的2个人了。另一个是毕业于京都大学工学部,来自九州的男生。就在我们讨论着类似“这公司不行,辞职吧”、“就算辞职,我们去哪里”这样的话题时,说起“有个自卫队干部候补生学校,我们去那里吧。那里应该会正常发工资,不会像这里一样。”于是,两个人一起参加了考试。

 

但是,最终我遭到了家人的反对,虽然考上了但是没能去成。另外那个人就那样去了自卫队。一同进公司的大学生5人中仅剩我1人还窝在那个公司工作。

   

专注研究,人生开始向好的方向转变

 

既然事已至此,发牢骚也没有用,于是我的心态发生了180度的转变。也就是改变了想法。

 

一直以来我都抱着自己是多么不走运这样的想法。直到大学毕业前都是霉运连连。中考落榜,大学考试又落榜,就连大学毕业后参加就职考试也落榜。

  

我自认为以相当优异的成绩从大学毕业,当时,就连老师也说,“稲盛,就算没有关系你也能被任何一家公司录用”,并给予了我不少帮助。但事实是,哪里都没有录用我。我心中逐渐愤懑不平,变得厌世嫉俗。

  

其实,大学时期工学部成立了空手道部,由来自冲绳的老师教授少林拳法。于是,我也加入其中学习空手道。虽然我对自己的力气稍有些自信,甚至想过,这样不公平的社会,没有关系就找不到工作,既然如此,要不索性当个有文化的流氓吧?

 

 

那样的我,因偶然的机会经老师介绍进入了这家连年亏损的公司。心中原本就有不平,慢慢地越积越深。

  

而且,同期的同学纷纷因不平而辞职了,只有我留了下来。既然已经无法逃避,不如就将错就错,想法转变了180度。

 

那时,研究室的课长对我说,公司虽然在做高压线用的绝缘子,但是光靠这个产品并非长久之计。不久电子工学的时代就会到来,他想开发高频的绝缘性良好的新型陶瓷材料。想把研究的任务交给我。于是我就一个人开始着手研究。当时并没有相关了不起的文献,美国与此相关的论文也只有两三篇。

  

但是,因为已经无法逃避,于是我决定专注研究。一旦专注研究连回宿舍的时间也逐渐变得越来越少。我将锅碗瓢盆等做饭工具从宿舍搬到了研究室,实验一结束就在那里做饭吃,困了就在椅子上打盹,每天都是这样度过。如此全神贯注地投入,逐渐取得了一些成果。这也让自己有了兴趣,因为感兴趣就更加专注了。

  

不久上司也开始对我赞赏有加,这事又在董事会传开,董事也特地跑来研究室跟我打招呼,“你就是稻盛啊,听说你在做了不起的研究啊”,这样一来我就越发兴趣盎然,越发努力了。

  

我的人生就这样开始向好的方向转变。

  

成功合成新型高频绝缘材料

 

入学考试屡次失败,大学毕业找工作四处碰壁,我的青年时代可谓非常不走运。然而,进入公司,投身研究之后,我的人生就逐渐向好的方向发展。也就是那时,我改变了对人生的看法。

 

之后,在研究开始约一年半后,我成功合成了镁橄榄石这种新型高频绝缘材料。

  

镁橄榄石诞生之初,因没有鉴定的设备,我就自己动手制作了高精度的测定装置,或者跑去借用大学的研究室,千辛万苦,总算确认成功合成了新型高频绝缘材料。

  

巧合的是,一年前美国的GE公司发表了成功合成同样材料的论文。虽然环境简陋,但是自己坚持做出了大公司研究所一年前做出的相同的东西,我感到非常高兴。

  

当时松下电器正开始批量生产电视机,他们想使用我开发的材料作为显像管中的绝缘材料,于是我接到了来自松下电子工业集团公司的生意。

 

这次不只是研究,连批量生产也由我负责。

 

这对于连年赤字的公司来说也是个好消息,这样公司就能起死回生,公司的干部也都替我高兴。

 

那时电视机非常热销,显像管的生产供不应求,订单堆积如山,日夜赶生产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不久又传来了美国使用镁橄榄石开发出了指甲大小真空管的消息。

 

在此之前一直使用玻璃制造的大型真空管。于是,日立制作所从GE公司引进技术,决定要在日本批量生产,而在日本只有我能做陶瓷材料,所以日立公司的人就来找我商量能不能由我们公司替他们做。


 

他们想使用新开发的陶瓷真空管制造新型收音机和电视机。硅材料的面世是很久之后的事情。

 

我听后非常感动地答应了,但是怎么做都不顺利。日立的研究所一个劲儿地催,做了样品交出去又怎么都不满意。

  

由于日立公司的不满越来越严重,当时作为上司的技术部长对我说,“这个本来就不应该交给你,虽然至今为止你都做得很好,但是以你的能力再要有突破恐怕很难,我决定交给其他研究人员”。

  

公司内有几个毕业于京都大学的干部,那些人也从事电瓷的研究,所以接手了研究工作。

  

我的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于是发脾气甩给技术部长一句话,“你的意思就是说不需要我了吧,那么我辞职!”。

  

一没知识二没经验的我确定心中准则

  

听说我辞职,当时的部下以及如同父亲一般的管理部长也提出要一起辞职。

 

既然好不容易将技术培养到这一步,我决定拜托朋友出资,成立新公司。1959年,名为京瓷的公司以300万日元(现在的汇率约合人民币18万)的注册资金成立了。那时我刚好27岁。

 

若有如今这样的风投,自己筹集资金成立公司是很普通的事,但是当时我没有钱,全部家当也就1万5000日元(现在的汇率约合人民币800多元),就这点钱是没办法成立公司的,300万日元的注册资金都是来自信任我的各位好友。

  

出资的朋友都是非常优秀的人,出身于新泻的西枝一江先生,家中经营寺庙,有坚定的信仰,人品也出色。

 

他一边说,“稻盛啊,但凡做事业有千万分之一能成功已经不错了,你很认真或许能够成功,但是多半失败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一边又拿出自己的房产作抵押替我从银行借了1000万日元。

 

据说他夫人也曾说,“我们家没有小孩,既然你欣赏这位27岁的年轻人,那不是很好吗?就算房产产都没了也没关系”。

  

话说,我小时候是个爱哭鬼,绰号“一哭三小时”,不仅如此,考试也几乎是考哪哪不中。别人说我相信你,我要在你身上赌一把,这真是不得了的事情,我为此惶恐不安。

 

 由于创业之初招募了20名中学毕业生,以28人的团队成立公司,无论做什么,这样那样的问题大家都会来找我商量。

 

 

于是,我不得不回答那个可以或者那个不行等等,也就是必须作出判断。

  

要做判断,我的心中必须要有判断的基准和坐标。什么是坐标?那就是我拥有的思考方式与哲学。

  

虽然凭喜好也能够判断事物,但是一次判断失误,说不定公司就会倒闭。那时我就注意到,判断既有正确也有错误,这样说来,人生就是当下所做的各种判断的统合。

  

比如,做10个判断,尽管其中9个都做出了不错的判断,由于最后一个失误,也有可能前功尽弃。判断事物伴随着相当大的责任。那么,判断的基准应该放在哪里?我曾为此烦恼。我曾想,要是亲戚中有伟人,能找来商量就好了,但是没有那样的人。我困惑好久之后去找先前提到的西枝先生商量。

  

于是,西枝先生对我说,“稻盛,你说的哪里话,不是有我嘛,你来找我商量,我肯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西枝先生当时在宮木电机厂担任专务,确实很出色,我自己任性不说,本身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公司,都拜托西枝先生判断真的合适吗?之后我都是一边向西枝先生讨教一边思考这个问题。

 

最终,我认为归根结底还是要自己思考。

 

话虽如此,但是既没知识也没经验,于是我下定决心将小时候在父母和老师的训斥中学到的生而为人能做和不能做的事情,作为所有判断的标准。

  

从那以后,我把“作为人,什么是正确的?”这种思考方法当作心中准则,持续经营至今。



 

翰文网微信公众号每日推荐译者精彩译作

【本文 由明镜台 独家授权给翰文网使用,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商业或非商业使用请联系翰文网

(10)

评论

回复 支持(1) 反对(0)林敏 发表于 2017-11-01 22:23 
"不運の連続"から私の人生が好転したワケ  摆脱霉运我的人生好转的原因  ——试译:我的人生摆脱霉运而好转的原因
回复 支持(1) 反对(0)枫凌 发表于 2017-10-31 18:00 
父亲当时从事印刷业,要说战前,我家也算是比较富裕的家庭。但是自从二战开始,我的命运就发生了大的转变。——“当時、父は印刷業を営んでおり、戦前ではありましたが、比較的恵まれた家庭でした。しかし、第二次世界大戦を境に、私の運命は大きく変わっていきます。”试译:父亲当时从事印刷业,虽然已是战前,但我家还算比较富裕的家庭。然而,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为分界线,我的命运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您还没有 登录 请点击登录

原文信息

关于我们|招聘英才|本站声明|隐私权保护规则|帮助中心|翰译欣翻译

Copyright@ 2013 www.cnposts.com 京ICP备0908634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00042

本站保留所有权利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刊载的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译者)本人观点 不代表本站立场

"输出型"翻译学习的倡导者---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翻译家

北京翰译欣翻译有限公司 | Email: info#cnposts.com

我要啦免费统计 技术支持:汉虎网 合作译者群:QQ199194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