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文名人 专家一览 点评达人 翰文之星 原文库 译文库 全部项目 翰文网事 译者培养招募 年度激励计划
"输出型"翻译学习的倡导者 人人都可以成为翻译家!
首页 » 外译中 » 社会 » 抛弃父母就能幸福吗?

标题:抛弃父母就能幸福吗?

  • 北斗星 奔跑者
  • 加入时间:2016-01-15 积分:505

本文于 2016-11-29 16:41 提交 | 评分:10 | 已有 279 人浏览

【原译文】

对于父母,无论如何都喜欢不起来。如果可能,既不想见到他们,也不想照顾他们。要是和他们断绝关系该有多好啊……实际上,很多人是这么想的。那么,真和父母断绝关系的人幸福了吗?


从十几岁起,就负担家用

在超高龄化社会日益加剧的今天,亲子关系也愈发复杂。那些为亲子关系犯愁的人待父母老了以后,会照顾他们吗?


接下来介绍的两位,就抛弃了他们的父母。什么?抛弃父母?现实中还允许做这种事?但是,如果知道与父母断绝关系后自己能够幸福起来,今后或许会有更多人做出这样的选择。他们向大家展示着血缘关系牵绊的极限的同时,也因为抛弃了障碍而得到了幸福。


今井阳平(化名)生于佐贺市,今年22岁,全家四口人,除了他和父母外,还有一个小他2岁的妹妹,家里开着一家有100多年历史的佛龛加工厂。他抛弃父母是在高一那年,原因是他发现父亲花钱大手大脚。“我的零花钱比同学少,还要交房租。反正我认为父亲在钱的问题上很马虎。”


高中毕业后,他没有继承家业,而是成为了一家和食餐馆的正式员工。那时他每天从凌晨2点开始准备,天天工作20个小时,到手的钱还不到17万日元。“工作固然辛苦,但最让人讨厌的是父母还要管着我的存折。”从他懂事时起,家里工厂的经营状况就不好,今井一直负担着家里的绝大部分费用支出。


工作大约半年后,父母竟然以“给妹妹上大学准备第一年的费用”为名,给他办了一张全家用的信用卡。如果从现在就指望十几岁的儿子,将来这种依赖性会更强吧。就那么一点点生活费,还要被父母搜刮去作为护理费及医药费,所以他忍不下去了。


19岁那年,今井做出重大决定。他与在网络游戏中结交的家住千叶的朋友推心置腹地交谈一番后,决定借住在那位朋友家里。于是,2013年春天,他抛弃了自己的父母。


进京后的今井如今在新宿的一家干炸品小酒店里担任店长。收入虽然不多,但与在家时相比,经济状况比较稳定。当然,他也不觊觎父母的遗产。


“说是不考虑照顾父母的问题,都是假的,但没有深刻考虑过,他们自己会想办法,而且我也希望他们自己想办法。”


现在,他换了联系方式,中断了与父母的一切联系。进京3年了,他从未听说过父母在找他。


“解放了。我真的讨厌在钱的问题上被束缚。”


与继母不和,50年前断绝关系

“虽然没法自己选择家庭,但为了自己的幸福,我只能这么做。”抛弃父母49年,现居住在位于仙台市南部的公寓中的小野寺康平(化名,66岁)如是说。


他生于福岛市,从6岁开始懂事的时候起,他就与父亲再婚娶进门的继母一起生活。也因为父母的爱都给了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的缘故,17岁从高中辍学后,他就住到了古川市(今大崎市)的亲戚家里。其实,从那一刻起,他就抛弃了父母。


之后,他开始打工,做过酒吧服务生等各种工作,期间拿到驾照,21岁时去了东京。但是,进京2年后,对东京失去念想,于1973年再次回到仙台,成为了一名长途货车司机。生活没什么困难,34岁时,他与小自己14岁的同事结婚,并很快有了2个孩子。他贷款35年购买了3LDK的公寓,至今仍居住在这里。从99年到现在,他一直是一名出租车司机。那么,至今为止,他就没想起过还有父母吗?


“我自己也很吃惊,真是没意识到过父母的存在。反而近来看到邻居们为照顾父母受累,还感到自己很安心呢。”


他曾让自己的2个儿子踢过足球,也曾在考试季让他们去过补习班。小泉执政后,道路运输法的修改使得出租车数量急剧增加,他的营业额也随之减少,半夜上班的时候也多了起来。对于66岁的他来说,早上才能到家的日子并不轻松,但2个儿子都已经自立门户了,所以心里也轻松了一些。现在他每周上5天班,每年能收入大约250万日元。


“假如现在让我负责照顾父亲,不知要在经济与精神上承受多大的压力呢。”


去年,找到他联系方式的姐姐来过一次,告诉他父亲已经去世,他也去过一次父亲的墓地,但仅此而已。自己住的公寓里连个神龛都没有。


抛弃父母的背景及年龄均不相同的两个人。现在,既没有父子关系障碍等精神方面的压力,也没有经济方面的压力。


“姥舍山”的故事极为合理?!

对于2人的事例,专家是什么意见呢?理财规划师山本俊成指出,过去所讲的“姥舍山”的故事是极为合理的。


“高龄者已不能作为劳动者发挥作用,只会徒增生活费等各种支出,放在企业中,就是裁员对象。现在或许不好说出口,过去所讲的姥舍山的文化可谓极为合理。”


这一分析听起来或许过于冷酷,那就让我们来回顾一下现实状况吧。


日本是世界第一的长寿之国。据“世界保险统计2015(WHO调查)”称,现在日本人的平均寿命约为84岁,与大正时代的平均约43岁相比,日本人的寿命在过去60年左右的时间里延长了近一倍。而且,看护保险的不完善也在不断加剧老人问题。


“与遗产继承及医疗、丧葬相比,看护更容易出现亲子纠纷。日本人对看护保险没有什么兴趣,但美国的保险公司会让大家优先考虑看护保险,因为国家实际上让国民承担看护方面的负担。与此相比,日本的看护保险并没有推出有吸引力的套餐。”(山本)


看护需要多少费用?

“如果在自己家看护,建议至少准备300万日元(每月5万×5年)。但是,无力支付的父母会让孩子负担这部分费用,这是个大问题。因为看护要占用孩子的时间,本身就减少了孩子的收入,再负担看护费用,孩子将越来越穷。”(山本)


那么,父母该怎么做呢?

“作为父母,要么减少支出,要么增加收入,不要指望孩子,退休后也要想办法挣钱。”(山本)


【校对后译文】


对于父母,无论如何都喜欢不起来。如果可能,既不想见到他们,也不想照顾他们。要是和他们断绝关系该有多好啊……。实际上,许多人这么想。那么,和父母断绝了关系的人实际上变幸福了吗?

 

从十几岁起就负担家用

 

社会日益超高龄化的今天,亲子关系也愈发复杂。那些为亲子关系苦恼的人,父母老了以后,能得到他们的照顾吗?

 

接下来介绍的两位,就抛弃了他们的父母。什么?抛弃父母?现实中还允许做这种事?但是,如果知道与父母断绝关系后自己能够幸福起来,今后或许会有更多人做出这样的选择。他们的所为显示了血缘关系纽带的极限,正因为抛弃了障碍才得到了幸福。

今井阳平(化名)生于佐贺市,今年22岁,全家四口人,除了他和父母外,还有一个小他2岁的妹妹,家里开着一家有100多年历史的佛龛加工厂。他抛弃父母是在高一那年,原因是他发现父亲对金钱态度散漫。我的零花钱比同学少,还要交房租。总之,父亲在钱的问题上很是大手大脚。

 

高中毕业后,他没有继承家业,而是成了一家和食餐馆的正式员工。那时他每天从凌晨2点开始准备,一天工作20个小时,到手的钱还不到17万日元。工作固然辛苦,但最让人讨厌的是父母还要管着我的存折。从他懂事时起,家里工厂的经营状况就不好,今井一直负担着家里的绝大部分费用支出。

 

大约工作半年后,父母竟然以给妹妹上大学准备第一年的费用为名,给他办了一张全家用的信用卡。如果从现在就指望十几岁的儿子,将来依赖程度会更深。就那么一点点生活费,还要被父母搜刮去作为护理费及医药费,他无法继续忍受。

 

19岁那年,今井做出重大决定。他与在网络游戏中结交的家住千叶的朋友推心置腹地交谈一番后,决定借住在那位朋友家里。于是,2013年春天,他抛弃了自己的父母。

 

进京后的今井如今在新宿的一家干炸品小酒店里担任店长。收入虽然不多,但与在家时相比,经济状况比较稳定。当然,他也不觊觎父母的遗产。

 

“说是不考虑照顾父母的问题,那是假的,但没有深刻考虑过,他们自己会想办法,而且我也希望他们自己想办法。

 

现在,他换了联系方式,中断了与父母的一切联系。进京3年了,他从未听说过父母在找他。

 

“解放了。我真的讨厌在金钱关系上被拖后腿。

 

与继母不和,50年前断绝关系

 

“虽然没法自己选择家庭,但为了自己的幸福,我只能这么做。抛弃父母49年,现居住在仙台市南部的公寓里的小野寺康平(化名,66岁)如是说。

 

他生于福岛市,从6岁开始懂事的时候起,他就与父亲再婚娶进门的继母一起生活。也因为父母的爱都给了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的缘故,17岁从高中辍学后,他就住到了古川市(今大崎市)的亲戚家里。其实,从那一刻起,他就抛弃了父母。

 

之后,他开始打工,做过酒吧服务生等各种工作,期间拿到驾照,21岁时去了东京。但是,进京2年后,对东京失去念想,于1973年再次回到仙台,成了一名长途货车司机。生活没什么困难,34岁时,他与小自己14岁的同事结婚,并很快有了2个孩子。他按揭35年购买了3LDK的公寓,至今仍居住在这里。从99年到现在,他一直是一名出租车司机。那么,至今为止,他就没想起过还有父母吗?

 

“我自己也很吃惊,真是没意识到过父母的存在。反而近来看到邻居们为照顾父母受累,甚至还有松了口气的感觉。

 

他曾让自己的2个儿子踢过足球,也曾在考试季让他们去过补习班。小泉执政后,道路运输法的修改使得出租车数量急剧增加,他的营业额也随之减少,半夜上班的时候也多了起来。对于66岁的他来说,清晨归家的日子并不轻松,但2个儿子都已自立门户,心里也就轻松了一些。现在他每周上5天班,每年能收入大约250万日元。

 

“假如现在让我负责照顾父亲,不知要在经济与精神上承受多大的压力呢。

 

去年,找到他联系方式的姐姐来过一次,告诉他父亲已经去世,他也去过一次父亲的墓地,但仅此而已。自己住的公寓里连个佛龛都没有。

 

抛弃父母时的背景及年龄均不相同的两个人。现在,既没有父子关系障碍等精神方面的压力,也没有经济方面的压力。

 

姥舍山的故事极为合理?!

 

对于2人的事例,专家是什么意见呢?理财规划师山本俊成指出,过去所讲的姥舍山的故事是极为合理的。

 

“高龄者已不能作为劳动者发挥作用,只会徒增生活费等各种支出,放在企业中,就是裁员对象。现在或许不好说出口,过去所讲的姥舍山的文化可谓极为合理。

 

这一分析听起来或许过于冷酷,那就让我们来回顾一下现实状况吧。

 

日本是世界第一的长寿之国。据世界保险统计2015WHO调查)称,现在日本人的平均寿命约为84岁,与大正时代的平均约43岁相比,日本人的寿命在过去60年左右的时间里延长了近一倍。而且,看护保险的不完善也在不断加剧晚年问题。

 

“与遗产继承及医疗、丧葬相比,看护更容易出现亲子纠纷。日本人对看护保险没有什么兴趣,但美国的保险公司会让大家优先考虑看护保险,因为国家实际上让国民承担看护方面的负担。与此相比,日本的看护保险并没有推出有吸引力的计划。(山本)

 

看护需要多少费用?

 

“如果在自己家看护,建议至少准备300万日元(每月5×5年)。但是,无力支付的父母会让孩子负担这部分费用,这是个大问题。因为看护要占用孩子的时间,本身就减少了孩子的收入,再负担看护费用,孩子将越来越穷。(山本)

 

那么,父母该怎么做呢?

 

“作为父母,要么减少支出,要么增加收入,不要指望孩子,退休后也要想办法挣钱。(山本)



翰文网微信公众号每日推荐译者精彩译作

【本文 由北斗星 独家授权给翰文网使用,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商业或非商业使用请联系翰文网

(26)

评论

回复 支持(1) 反对(0)枫凌 发表于 2016-08-09 21:26 
在超高龄化社会日益加剧的今天,亲子关系也愈发复杂。——“超高齢化社会になりつつある今、親子の関係も複雑化している。”前半句中社会和日益加剧的搭配感觉不是很妥当,加剧一般是指程度,指老龄化的程度加剧,这里建议改为:在逐渐迈入超高龄化社会的今天。
支持(1) 反对(0)北斗星 发表于 2016-08-09 22:03
的确是搭配不当,谢谢指出!
回复 支持(1) 反对(0)林敏 发表于 2016-08-13 15:07 
姥舍山——对于这个故事,最好能在文末加注,有助于读者理解。
支持(1) 反对(0)北斗星 发表于 2016-08-15 14:08
可以考虑。但是这样的故事,又不是专业背景,读者可以自己查的,嘿嘿。
您还没有 登录 请点击登录

原文信息

关于我们|招聘英才|本站声明|隐私权保护规则|帮助中心|翰译欣翻译

Copyright@ 2013 www.cnposts.com 京ICP备0908634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00042

本站保留所有权利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刊载的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译者)本人观点 不代表本站立场

"输出型"翻译学习的倡导者---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翻译家

北京翰译欣翻译有限公司 | Email: info#cnposts.com

我要啦免费统计 技术支持:汉虎网 合作译者群:QQ199194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