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文名人 专家一览 点评达人 翰文之星 原文库 译文库 全部项目 翰文网事 译者培养招募 年度激励计划
"输出型"翻译学习的倡导者 人人都可以成为翻译家!

翰文网项目组

翻译交流项目组 永久链接 http://cnposts.com/Project/37.aspx

项目组简介: 欢迎大家积极分享翻译研究文章。有关翻译问题,均可在此发起新话题展开讨论。
翻译之卑    
翻译之卑,做过这个工作的,都懂。

 

翻译之辈:活该的翻译

 

如果你的岗位就叫翻译,你的工作内容就是翻译。那么可以肯定的是,你的翻译量一定很惊人,你的故事也一定很感人。

如果你是翻译,又同时有自己的一摊业务;或者你只是在众多员工当中,会外语能翻译。那么事实是,技多很压身——你相当于承担了一份正常人的工作量,又包揽了随时可能出现的翻译工作。

毫无预告的突然被拉去翻译一个会;没有一点点防备,邮箱里突然收到一个文件要求马上立即翻好:这样的经历,是每一个翻译遇到的最无奈的事。

这样的时候,你第一时间感受到的,不是自己原来这么重要,离了你一切玩转不了;

而是原来翻译是如此卑微,呼来唤去随用随到。




哪个同事都可以直接过来说“哎,你帮我看看这邮件顺手翻译一下什么意思呗;有没有哪个高层的decision啊;有没有重要时间节点啊?“多次以后,只有呵呵+网上翻译有德译英+友尽了。做人难,做为”翻译”难上难啊。心里的委屈,无奈,只有同行才懂吧。

——————夏天




并没有人会感谢你或同情你,因为他们不会外语,你会,活该就应该你来做。(其实这一情况倒是可以扩展开去,比如只有你会PS,只有你会写文章,只有你会画画,只有你会PPT,只有你会喝酒,等等。)




很多时候,翻译的活只是本职工作外顺手做的。一个单位里,但凡跟外语或者外国人沾一点点边的事,都能丢给我们这些会外语的人头上。语言反而从优势变成劣势。因为你会外语,所以你该做。做的好了是应该的,出了差错就是你不行。

除了本职工作以外做的翻译活,往往并没有办法在薪酬上体现。因为领导并不觉得这些是什么工作量。哦,不是领导,是除了翻译自己之外,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树树




你会你多做,多做就多错。人家不会你没奈何,然而你并不寂寞。

人人都可以评论翻译,不管会不会外语。

你的音质,你的长相,你的穿着,你的语速,不知从哪听说来的别人对你外语的评价,都可以成为评价你的指标。

有多少翻译因为自己普通话不标准、音色有特点、长的胖了、长的丑了、穿的美了、穿的土了被人质疑过翻译水准?

如果有懂外语的人在场,也别指望给你一个多客观公正的评价,他们大多马上进入考官角色,是来对你考试,纠你失误,听你笑话,说你不行的。

你一个想不起的词,一句说错了的话,一个口误,一个嗑巴,都会让他们津津乐道,把你钉上耻辱柱。

反正他不上场,他不紧张。他不翻译,他不露实力。




弱者都有理,还能瞎逼逼

——————小胖子

 




翻译之悲:误解的翻译

 

学过翻译理论的都知道,人工翻译永远不可能被机器取代。

机器不可能代替人,但人往往被当成机器。

翻译是个力气活,体力脑力双重劳动的力气活。

有多少人觉得翻译传声筒没大脑,复读机不思维,耍耍嘴皮子,重复别人的话而已。

做了翻译才知道,转译别人的话,比自己说话,难多了,也累多了。

你要有记忆力反应力语言组织能力现场应变能力;你要飞快地在脑海里搜索转化对应词,你要弄清起承转合逻辑,并没有时间给你思考,左耳听右手记大脑翻,发言者话语刚落,你就要马上选择一个语法一个句式,临场发挥把可能还没有组织好的语言填充进去。

形象地说,你听的时候,大脑是全速运转的;你说的时候,大脑依然是高速运转的。而且全程不能走神,手和脑都没有一刻停歇。

光是这样远远不够,这都只是停留在语言的层面上。不是学了一门外语就能洞悉一门行业,不是背了专业名词就能熟悉这个领域逻辑。

认为只要会外语就会翻译,会翻译就能翻各个领域,都是对翻译这一行业深深的误解。




在非洲,一个翻译就是一本百科全书!你要懂图纸、理解建筑结构、明白财务制度,还要擅长和业主谈判,和材料商讲价……在领导眼里,翻译是万能的。然而他们还每每都会说,“唉,要是我自己会说,还用得着你们?!”

——————HOPE




毕竟我们只是学外语的,不要把我们当百科全书啊!我们不是啥都翻译的杠杠滴啊。你就是告诉我中文我都不一定知道是啥意思啊!所以请善待翻译好吗!当然我们还是会继续在专业上精益求精的。  

——————九鬼




老人说人嘴两张皮,作为一名翻译或者准确的说,会议记录员,每次都会被他们嘴里冒出来的专业词惊到!背景的缺乏就会秒秒钟停心脏。大学伊甸园老师说接一个翻译任务前,知道相关翻译内容可以提前做好功课。但是,现实工作中就是梦。这种翻译是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

——————夏天




翻译是个全能的活儿。有时候那死了很久的物理化学数学地理细胞全都需要调动起来,毕竟自己得先懂啊!最后还得考察语文水平,毕竟出口成章也是体现翻译水平的一方面。你不仅得让人懂,最好还有一种你简直就是领域内的专家的即视感。谁说只要学好外语就能当翻译?

——————DREAM706

 

翻译之惫:疲劳的翻译

 

翻译很累,累在看不见的地方。

笔译的字斟句酌,反复推敲;口译之前的大量准备。再加上翻译之前的焦虑,翻译过程中的高度紧张。

完成一项笔译,撑完一场口译,真的不容易。

而在工作中,外人对翻译的忽视和轻视,又加重了翻译的负担。

见过太多明天要用的稿件,今晚十二点才匆匆赶完交给翻译;周一要发出去的文件,周末才刚刚定稿。

有时还没有定稿的文件,也会马上要翻译稿,并且催得非常急。等翻译熬了几个夜死了几轮脑细胞快完工了,又说还要修改,需要重新翻译。

可能是翻译熬个夜加个班的很正常,一直牺牲个人时间去将就这个习惯节奏;也可能翻译真的和机器一样,一个按钮,左脑进右脑出的,眨眼之间就能翻好,几秒钟费点油墨就能出稿。

 

翻译之卑:透明的翻译

 

按归化翻译理论要求,好的翻译应该是透明的。

其他情况下不好说,但敢肯定的是,吃饭的时候,翻译肯定是透明的,因为你看那翻译的饭菜根本就没有吃过。

你是让我边听边吃呢,还是让我边吃边说呢?谈话双方吃的高兴,谈的开心,没人注意到在中间的翻译完全没有机会吃东西。

于是可怜的翻译翻完了上午,翻完了中午,只能饥肠辘辘的翻下午。晚餐?祝你好运吧。




作为同事一起去吃饭,基本上吃不上,还是个翻译。不仅仅是没有尊严地在席间给大家翻译,还忍饥挨饿胃也不舒服,牺牲私人时间充当着百科全书翻译菜名,心酸泪啊……

——————夏天




做陪同口译一天吃不上饭干巴巴看着谈话者吃的情况不少见。

——————小猴子




大学翻译课时,老师课上说,翻译是体力活,不是脑力活。毕业这么多年对这句话越来越有体会。开会给大BOSS记录会议纪要,会议中说德语,会议纪要却必须要英语版本。时间紧迫,上午开会,当天下午纪要就必须发给各个部门。每每到了这个会议日,我从来没有吃过午饭,从来没有。别的同事还觉得你效率低、业务差。

——————夏天




饭没时间吃,酒可不能不喝。

如果你是男翻译,哈哈那你喝酒的时候可不能透明,陪酒陪酒。

如果你是女翻译,呵呵,就是有那么些人以劝女性喝酒为乐,敬酒敬酒。

在介绍与会人员时,翻译是透明的;在合影留念时,翻译是透明的;在布置会场时,翻译依旧是透明的。

经常有翻译到了车间发现没有话筒,要跟着外籍工程师向几百个工人大声喊话;有大会翻译到了现场发现是站在会场拿手持式麦克,完全没有办法记笔记;有会见外宾之时才发现没有给翻译准备座位,连领导沙发后面的小板凳都没有。

在开会时,翻译也是透明的,服务人员不停地向领导根本不喝的茶杯里加水,完全不顾口干舌燥一直在说的翻译已经嗓音沙哑。

经多人多次观察,中国人很少有翻译结束后,向翻译说声谢谢的习惯。这让每次听到外国人礼貌性地说一声谢谢时,真是受宠若惊。




翻译之卑:打杂的翻译




翻译的卑微还表现在身兼数职。因为你是翻译,因为你职务最低,好了那这些后勤打杂全都给你吧,反正都是举手之劳,反正你就是个翻译。

 

于是工作开会之余,更像随身保姆一样,规划路线、联系出行、带人游玩、助人购物、担当解说、还要解决缺个拖鞋少个牙刷,想喝热水想吃家乡菜的难题。一小小翻译同时做了几个人的工作,而其他人眼里这就是你应该做的。




自从“被当翻译”后,我最讨厌的一句话就是“能者多劳”。别人眼中,我最应该成为的人是“千手观音”。翻译期间,应该有手能做笔记;有手能做会议纪要;有手还要能冲咖啡;有手还得能拍照片;有手还能给领导递上交换的礼物;有手还要能按PPT,总之要长一千只手,还要有不求回报任劳任怨的田螺姑娘的作风。

——————小胖子




作为一名重工业企业的翻译, 关于工作场所机器轰鸣烟气弥漫环境差,以及需要学习一大堆工艺技术新知识就不多说了,毕竟是工作需要没办法。

最最觉得屈辱不能忍受的,就是还要被强加一些打杂的和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

刚刚入职的时候觉得自己毕竟是新人,做些跑腿打杂的工作也是应该的,但是同一批来的新人那么多,基本只有翻译会被安排发通知,统计信息,给大小领导做出差报销这种事情。后来发现打杂并不是因为自己是新人,而是因为自己是翻译这一身份,工作几年以后仍然被当做文员秘书和打杂小妹(大姐?)使唤,尽管工作合同里 并没说翻译要兼职这些工作。做这些事情并不费心费力,但是明显的让人感觉到一种对翻译的歧视,所以每次被安排到这种工作都会觉得怒火中烧。

——————大白

 

翻译之背:躺枪的翻译

 

天道酬勤,英雄怎么会一直被埋没呢?

翻译当然也有真金发光见天日的那一天。你看那需要挡箭牌、替罪羊之时,翻译就会被毫无保留地拎出来,被动上前线。

多少合同有误、数字马虎、财务漏洞、施工草率、验收疏漏酿成的大错,最后一句话推给了翻译;多少人不知礼节没有修养得罪对方自己不认错,坚决声称是翻译翻错;多少人出尔反尔事后圆场,都责任推给翻译是因为翻译当时翻的错;还有多少人自己不愿意做不愿说的,躲在翻译身后,让翻译去冲锋。




因为有了翻译作为传话筒,有些人明明直接和别人对话时候不会说出来的粗鲁的没教养的话,就会对翻译说出来,然后让翻译传达给另外一方,让翻译替他们承担这份没教养带来的羞耻感。在他们不愿意面对的场合里,翻译就会被推到前面去替他们承受异样的眼神和指责,比如这个人明明自己会说外语,却让翻译替他在不能讲价 的外国商店里讨价还价,作为同事往往是不好意思拒绝这种看似举手之劳的请求的。

有一次出差住在国外的旅店,一个同事在明明标注了禁止吸烟的房间里吸烟,被酒店警告了一次之后仍然继续吸烟,结果被酒店罚款要求支付100欧元的地毯和墙面 清洁费用。他不肯支付,硬要和酒店据“理”力争,他自己明明会说外语,还要求我翻译他那些强词夺理的无耻之词。我直接拒绝了,换来他更加的恼羞成怒,对我说“xxx,你怎么这个样子!

——————大白




谈判桌上,还会碰到这样一种情况。A领导发个言,说的可能并不那么恰当,但还自以为风趣幽默;你刚准备翻译,B领导就打断你,说这段不用翻;A领导一听就不乐意了,非让你翻。苍天啊,这个时候你是翻还是不翻呢。

——————树树




翻译大多都是外语专业毕业,你所学外语的受欢迎受抵制程度,往往不仅影响了你的职业生涯,也影响了你的人缘和别人对你的评价。比如有几年大家都讨厌法语,有几年大家超喜欢西语,很多年大家一直不看好日语。

作为女性翻译,往往周旋在男人、老男人身边,很尴尬,也很微妙。陪着开会,陪着出行,陪着用餐,陪着出差,总有路人一副了然都懂的目光将你打量。




当你说你学日语的时候,首先迎来一堆愤青的不爱国论。各种谩骂小日本,日本鬼子。你只能尴尬的一笑而过。女生有学语言的优势,但当你做外语工作时,孤身在外,陪同翻译,人身安全就成了大问题。

——————九鬼




翻译之碑:逃走的翻译




每个学外语的同学,都多多少少接触过翻译;每一个做翻译的,都避免不了经历过这样的故事。

于是有人以当翻译为耻,讨厌自己被称为翻译;有人每次做翻译的时候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做翻译。

如今想想,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网上经验贴,告诫你如果这个公司给你的定位就只是一个翻译,那么你千万不要去;明白了从大一开始,身边就有师长学长不停地说学外语就是没有专业;明白了为什么每年都是外语学院报了最多的双学位;明白了为什么都说外语是个跳板,翻译是个平台,要利用一切资源优势尽快转行。




做翻译,最开始若是当做兼职乐趣时是开心的,因为它能让你在学生时代获得还算丰裕的补给;但是后来慢慢发现做翻译很辛苦,多年不联系的同学知道你学语言居然直接扔来一个长达数页的PPT要求帮忙翻译。

翻译的悲哀莫过于现实的不理解慢慢把你对专业的喜爱变为负担,最后不得不离开。

——————小猴子




如果你的称呼也叫翻译,如果你座签上的姓名也是翻译,那么在当今社会环境、工作环境、翻译环境下,你一定理解,翻译之辈的翻译之悲。




本文纯属事实,如有雷同,一起喝一杯吧。





2016-03-08 狐狸冰和小伙伴们 湖里冰

时间: 2016-3-10 10:56:28 来自:张鸿志
1/1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最后
您还没有 登录 请点击登录

关于我们|招聘英才|本站声明|隐私权保护规则|帮助中心|翰译欣翻译

Copyright@ 2013 www.cnposts.com 京ICP备0908634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00042

本站保留所有权利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刊载的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译者)本人观点 不代表本站立场

"输出型"翻译学习的倡导者---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翻译家

北京翰译欣翻译有限公司 | Email: info#cnposts.com

我要啦免费统计 技术支持:汉虎网 合作译者群:QQ199194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