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文名人 专家一览 点评达人 翰文之星 原文库 译文库 全部项目 翰文网事 译者培养招募 年度激励计划
"输出型"翻译学习的倡导者 人人都可以成为翻译家!

原文

  • 王珊 推荐于 2010-11-23 15:10
  • 原文语言:中文
  • 所属分类:职场

大二暑假的时候,我和Judy一起在一个快消公司实习。正值Summer Intern(暑期实习)时期,公司招募了大批的实习生,并且制定了详细的实习生培养计划。我们像一堆长得很一样很一样的小虫子一样,呼啦啦地飞进了这个租了写字楼好几层的跨国公司里,遍布在其内部的上下左右。那时候的我们,同在一个起跑线上,每天堆在一起发没完没了的快递,搜没完没了的信息,印没完没了的资料,发没完没了的牢骚。

 

    Judy比我晚来大约两周,她第一天来的时候穿着一身校服坐在门口的座位上。那时候所有的实习生都在一个小房间里,我们称之为“小黑屋”。她来的时候坐在了外面,因此我们对她有些生疏,只是在吃饭的时候偶尔问一句:“那个穿校服的女孩,要不要叫上一起吃饭去?”

 

  或许,Judy从开始就和我们不一样的。

 

  区域同事来了以后

  几天后,公司从全国的每个分公司和代表处都派过来一个人,到北京总部参加为期两个月的培训。于是浩浩荡荡的20多个人,突然出现在本来就很拥挤的公司里,并最终落脚在“小黑屋”旁边的玻璃房子里,天天培训,日日上课,只有吃饭时间才成群结队地出来。

 

  而这个时候我们发现,Judy总是和那些代表处的同事一起下楼吃饭。当时我们也没多想,依然自顾自地去买外卖,吃完了就去附近的大商场逛逛,看看哪里又打折了,哪里又上新品了。即使那时候根本买不起,也是愿意听着商场里一遍中文一遍英文一遍日文一遍韩文的各种信息广播,然后互相抱怨公司的实习工资是多么的低廉,连件好牌子的衣服都买不起。

 

  这段时间,所有实习生都在自己的组里忙,有的忙着盯销售额度,有的忙着做渠道规划表格,有的忙着作各种报告,有的天天在外面跑着看店面……只是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家才会坐在一起,控诉自己的工作是多么无聊,自己的领导是多么爱在下班的时候找事儿,自己的team是多么不团结。总之就是这个公司不像想象中那么好,这个公司非常不把实习生当人看!

 

  最后,大家都愤愤地表示,这样的日子违背了自己的初衷,打碎了自己的梦想,每天无非是复印扫描快递填表,自己的文采、见识、创意在这里毫无用处。

 

  两个月Summer Intern结束,我向公司申请可以继续留下来实习,而有一半的实习生已经提包走人了。以前壮观的“小黑屋”里只剩下我和另外两个同学,我们的日子开始清静起来——毕竟,人走了大半,活儿也熟了很多。于是我们有了更多的时间上网逛逛,悄悄地分享各种八卦。

  

      区域的同事在北京也待了两个月。直到某天下午秘书在门口喊:“区域同事要走了,大家出来送一下!”

 

  正式员工显然和这些区域同事很熟悉,又拉手又拥抱,依依惜别。我和其他实习生站在“小黑屋”门口。对,就是站在那儿,反正我们也不认识他们,他们也不认识我们。等大家都抱完了,开始挥手拜拜的时候,我们躲在人群后面,也象征性地摆了摆手,笑一笑,然后这事儿就算结束了。

 

  转身的瞬间,我看见了 Judy。Judy和区域的同事们一起慢慢地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拉着手热烈地讲话,感觉好像认识了很久很久一样。看上去Judy自己也非常享受这种感觉,热情地和每个人道别——如果换了我,我根本不知道要和他们讲什么。我只是在最后的时候听见Judy喊了一声:“各位哥哥姐姐,你们要常来啊!”

 

  我只是按照领导的要求看看位置

 

  后来的日子,我开始跑店面了,主要职责就是看看超市的新货有没有摆放在显眼的位置上。其实就算没摆放在好位置,我一个实习生又能怎么样呢?无非是回来报告领导罢了,难道我能吵一架,然后把东西都重新摆一次?我就是个实习生,我一直记得这一点,谁会听我的呢?

 

  某天中午,我在一个很小的社区超市里买东西,顺便看看产品的位置。突然看见Judy一个人在很角落的地方,像是要吵架一样。我赶紧跑过去问她:“你们产品也开始查店面了?怎么了?”

 

  “我这条线虽然没什么竞品(竞争对手的产品——编者注),但也不能放角落里啊!这谁看得见啊!起码要上货架的!”

 

  然后她转身指着一排货架,跟超市的人喊:“我就是××公司的,中间位置的商家给了你们多少钱?就给这样的位置?我们的货是谁给你们发的?”

 

  领导并没有跟我讲过摆货架也是有讲究的,我只是按照领导的要求看看位置,回去描述一下,然后交由领导自行处理。我从来没有想过这里面是否还有别的故事,也从来没有想过我是否可以代表公司和别人谈些什么,更没有尝试过问一句“为什么会有这里和那里的区别”。我一直以为,商品摆放位置是超市规定的,一直认为超市里到处都是人,哪里的货品都能够被平等地看见。

 

  唯一一个可以谈薪水的毕业生

 

  因为要回学校上课,后来我和Judy都相继离开了。我一直觉得,Judy是那种很能将一件事情做到极致的人,而我就不是。我总觉得自己是实习生,不用太努力,出事儿有领导扛着,怪谁都怪不到我头上。我们是有大大的保护伞的实习生,还不一定做多久呢,因此可以为所欲为,可以不用那么用力地往前冲,不用着急认识新同事,不用建立什么商业合作关系,不用太深入地了解一个地方、一个行业——而一些行业里的小故事从来只是当八卦讲讲,从未真正去思考些什么。

  

      这一切,Judy却做到了。不论到哪儿,她都是自来熟,别人不熟她先熟;她在任何行业都特把公司的事当成自己的事,用力用心用脑子;她查店面,就看老板吵了一次架,剩下的都自己学着吵。

 

  毕业那年,几个熟识的朋友里,Judy的薪水明显高出我们很多,而她所签的公司给毕业生的标准价格并非她的价格。我们好奇地问她为什么,她说:“我从大二就开始混社会了,我认识很多人,也做过很多事。虽然我是个实习生,但是我打赌我比正式员工做得更多,了解得更深入。我必须比别人的薪水高,不给这个价,我就走人了,我不干的!”这话,我真的信。

 

  但是我们几个没人能像Judy那么霸气,敢要一个高于别人的工资,因为我们没理由。那些宝贵的实习机会,都让我们走马观花似的当花儿贴简历上了。

 

  实习的意义在于给你一个机会思考

 

  当我们都觉得自己的实习公司越来越牛的时候,当500强的名字挨个儿写在我们的简历上的时候,当我们已经牛到开始用实习工资的高低来做选择题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每一次实习,我们究竟做了多少具体的事情?为什么每次都是从打杂开始,并生生不息地打下去?有没有那么一次,我们能踏实下来,不带任何炫耀和功利色彩地投出一份简历?有没有那么一次,忘记公司的名字,认认真真地研究一下每一次实习经历对自己来说都意味着什么?

 

  每个实习生都在喊工作太辛苦,公司不把自己当人看,这不是自己理想的公司,这不是自己梦想开始的地方,可是,是否有那么一个人愿意把每个简单的工作想得再往前一点,再深入一点?每个实习生都在抱怨工作内容没意思,无非就是填表格打电话发快递复印东西,可是你是否仔细思考过,这些工作内容有没有一题多解的方案——当常用的快递公司无法按时送货时,你能否立刻提供三个备用快递公司的联系人、解决方案和报价,而不是无辜地说一句“领导,他们说送不到了”。

 

  实习,不是要去一个著名的公司里做很多很多小破事,而是要通过这些小破事让自己开始从学校到社会的转换,让自己有一个接触社会、认识社会的机会,并通过这些机会来一步步体会到自己的优势和劣势、能力与喜好,以便在走出校园时迅速融入社会,选择一个较为满意的工作。因此,实习更多的意义在于给你一个机会去思考,思考自己,思考社会,思考两者的匹配程度,思考自己还缺少什么、还喜欢什么。至于那些工作内容,反倒是次要的——发快递、复印东西这等小事难道初中生做不来吗?

 

  有句老话叫做“当机会来临的时候要抓住它”,或者叫“机会只光临有准备的人”,但Judy的故事告诉我,机会是不会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靠我们自己每时每刻的积累换来的。当别人不认真、不负责、不上心的时候,便是最好的下手时机。

 

  Judy在那个暑假和区域的同事吃了一个月的饭,便迅速熟悉了活生生的大中华区区域销售渠道,而这些知识和内容,我们大四才从书本上当考试重点读到。当我们后知后觉地一次次回到起跑线重新出发的时候,Judy这样有远见的人,早已跑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用不着再跟我们比较。

来源: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本文还没有人翻译

 

关于我们|招聘英才|本站声明|隐私权保护规则|帮助中心|翰译欣翻译

Copyright@ 2013 www.cnposts.com 京ICP备0908634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00042

本站保留所有权利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刊载的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译者)本人观点 不代表本站立场

"输出型"翻译学习的倡导者---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翻译家

北京翰译欣翻译有限公司 | Email: info#cnposts.com

我要啦免费统计 技术支持:汉虎网 合作译者群:QQ199194583